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09|回复: 0

烈士的英名可出卖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3 09: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国南方沿海福建省晋江市白垵村,有一所以烈士名字命名的公办学校一一“天亮小学”。上世纪八十年代,"天亮小学"被换名为“三民小学”。原因是“华侨”要捐资建校,捐资的条件是必须换掉烈士的名字。奇怪的是当地政府部门竟然批准,理由是“为调动华侨捐资办学的积极性”;还有人提出“如果烈士家属出资建校,也可保留‘天亮小学’名字"。尽管烈士亲属和当地群众强烈反对,以烈士的名字命名的"天亮小学”还是被取代了。烈士的名字消失了,而离此二三里地的官桥镇一所中学里,一座大楼上的“木森楼”三字却特别醒目,“木森”何许人也?带队抓捕吴天亮烈士的特务头子林木森是也!烈士的英名被落地了,凶手的恶名被上天了!人们疑惑,群众议论:这不是变天了吗?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粉碎“四人帮”后一段时间,一些地方恢复在文革中被改的学校名和地名。但是以革命烈士名字命名的地名、校名一般是在文革前,都不会更改,而且当地的人们还以此为荣!

    吴天亮(1921-1946),化名吴新、许竹、吴清江、吴希明等,福建省晋江县内坑乡白垵村人。一九二一年七月二日(农历五月廿七)出身于贫苦的农民家庭。一九三二年参加革命斗争,一九三四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三八年五月一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白垵少年儿童团团长,共青团白垵支部委员(负责儿童团工作),工农红军晋南(晋江、南安)游击队战士,参加了晋南革命根据地的土地革命斗争和反“围剿”游击战争。一九三五年九月国民党调集重兵残酷“围剿”晋南革命根据地,工农红军晋南游击队反“围剿”作战失利遭受严重损失。在白色恐怖下,吴天亮始终保持坚定的革命信念,秘密坚持革命活动。是年十二月受命转移到南安县,以砖瓦工人身份为掩护在水头、苏内一带建立联络点,联系失散同志。一九三八年五月受命在晋江县沿海的吕宅、科任一带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全面抗战爆发后受命留在泉南地区坚持革命斗争。一九四○年春担任中共泉州中心县委政治交通员,奔走于泉州、晋江、永春、南安等地传送情报文件;一九四一年六月参加中共闽南特委在永春县凤洛村突军山举办的抗日骨干培训班,同年十月调任中共泉州临时工委书记;一九四二年受命前往德化县恢复游击根据地,在毛厝、坂里等十多个村子发展党员,建立党的基层组织,组建秘密联络点和抗日游击队。一九四三年三月改任中共闽南特委特派员,负责永春、德化、大田边区的工作。期间以毛厝为据点,恢复永德大边区党的组织和游击根据地,为中共福建省委机关迁居德化作了大量准备工作。一九四四年四月省委机关迁入德化游击区后,精心组织安全保卫和后勤供应,保证了
省委机关的工作。一九四六年二月受命返回晋江县内坑一带执行筹款任务时,因叛徒出卖在白垵村遭敌伏击被捕。在狱中历经酷刑,始终坚贞不屈。同年二月二十一日被敌押解莆田看守所审讯,二月二十三日在莆田县城关东岩山报恩寺后殿因酷刑摧残壮烈牺牲。

    白垵村“三民小学”解放前是一所由当地国民党伪联保主任吴治续为首的校董会控制的学校。一九三二年,因营私舞弊,贪污公款,导致学校倒闭,学生失学。白垵村地下党支部经过研究,由吴烟腾(吴天亮的大哥)、黄仁和、张福种等成立新的校董会,创办亲民小学,聘请地下党晋南县委委员蔡华西担任校长,以免费和减费的优待办法,招收八十多名贫苦工农子弟入学,教授新的课程,秘密讲述革命故事,学唱革命歌曲,播下革命火种。不久,在伪联保主任吴治续的诬陷破坏下,国民党当局要抓蔡华西说是宣传赤匪,亲民小学被迫停办。以联保主任吴治续为首的校董会复办“三民小学”,很多穷苦孩子也因此失学。吴天亮烈士和他的弟弟吴天图都是在此时因交不起学费而停学的。吴天亮转到砖瓦厂当学徒。

    可见,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国共两党就在闽南这个偏僻小村落的教育阵地上激烈交锋了。

    白垵村地处福建省泉州晋江市和南安市交界,是一个多姓氏、多族群居住、鱼龙混杂的村落。一九三二年中共地下党就在这里建立了以吴天亮大哥吴烟腾(梦超)为书记的党支部,党员近10人,是我党在闽南地区发展较早的革命老区。但是同样在这村子里国民党反动派的势力也不小,除了联保主任吴治续,还有不少的国民党三青团反动分子,甚至有“中统”、“军统”的骨干分子,还有一些早期参加革命后来变节叛变的叛徒特务。

    自从吴天亮烈士外出从事革命到牺牲直至解放这段时期,国民党反动派在村子里的恶势力大肆散布吴天亮是土匪,吴天亮家是土匪家属,从政治、经济等多方面对吴天亮一家进行残酷迫害。

    一九四六年初,吴天亮烈士从戴云山游击根据地回到家乡,就是被本村的叛徒郑贵双和伪三青团特务洪萍发现告的密,当晚由伪三青团头目林木森、林天答、林颂等武装敌人十多人就对吴天亮家实施了包围。参加配合抓捕吴天亮烈士的人不乏本村的流氓、叛徒分子。在吴天亮烈士被捕牺牲后和解放后,这些人中的一些主要骨干先后被我地下党游击队和人民政府枪毙镇压,但是也有一些人在临解放时逃往海外。

    解放后,人民政府追认吴天亮为革命烈士。为纪念他,本地曾用他的名字命名有“天亮乡”、“天亮区”、“天亮大队”、“天亮学校”等等,1962年相邻的革命基点村砌坑村的小学为纪念吴天亮烈士易名为“天亮小学”。1966年初,经当时的天亮大队党支部和村小学校长打报告申请为纪念本村的吴天亮烈士,要求把“三民小学”改为“天亮小学”,获批准,同时砌坑村的“天亮小学”易名纪念该村的烈士尤大斧为“怀斧小学”。可见这两所小学的当时的易名都是为纪念革命烈士!(“怀斧小学”的校名至今仍在闪闪发光,而“天亮小学”的校名却已被卖掉)。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国门乍开,泥沙俱下,境外一些邪恶思潮、势力也乘虚而入。道德沦丧、金钱至上渐渐侵袭国内一些人的头脑,甚至是一些官员的头脑,(此毒至今在我国很多行业还在继续为害)。

    此时境外一些“华侨”(有的可能是真的华侨,但被一些背后的势力利用),提出要捐建“天亮小学”的教室,条件是要把“天亮小学”改为“三民小学”。其实早几年,就有海外华侨多次捐建天亮小学教室,当时并没有提更改校名的条件,这次却提出要改校名,说明这股势力是看时机插入的!

    从本地华侨捐资办学的历史来看,华侨捐资办学在我国南方侨区是常有的事,但除了捐资建新校外,从来没有听说过捐建教室、教学(室)楼要求更改校名的,一般是以捐建的建筑命名为“**教室”或“**楼”。为什么这些“华侨”会要求改掉有烈士名字的校名呢?这说明了什么呢?

    再看我国各地有哪一所以烈士名字命名的学校因捐资要求而更改校名的呢?

    在国内,当时经济还不发达,人们的收入较少,一些人想利用华侨捐资建设项目发点财。或许有些人另外还有什么目的。于是各有所需,里外一拍即合。

    可是政府部门为什么会批准呢?这另人费解!

    按理说,共产党的政府,对为党的事业而牺牲的烈士的荣誉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然而此时却视如草芥,弃而不悔!

    “天亮小学”被弃用后,烈士的大哥吴烟腾(梦超)(一九三一年就入党的老红军,今已故),弟弟吴天图(从小就跟随吴天亮参加儿童团送情报的老地下,今已故),弟弟吴昭明(从小就为地下党站岗放哨、送信的老交通,离休干部,今仍健在)曾多次通过各种渠道,向上级组织、政府反映,强烈要求相关部门纠正错误的决定,恢复烈士的命名。然而,反映辗转到了地方,便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处理。他们回避了更改烈士命名的政治含意,执意把此事当作普通学校更换校名一样不屑作为。

    理由有:一、当初“三民小学”改名为“天亮小学”是因为地名(当时叫“天亮大队”)和校名不符,经常邮寄错误,所以更改(言外之意更改校名跟纪念吴天亮烈士无关,这跟党史和烈士传严重出入!)。二、“三民小学”的“三民”指的是白垵村周边几个村子有俗称“三乡”的意思(言外之意此校名跟“三民主义”的“三民”无关),但校名为什么不叫“三乡小学”而叫“三民小学”却没有解释。三、当初政府相关部门批准掉改“天亮小学”是为了保护华侨捐资办学的积极性。

    从这三个理由来看都是刻意回避政治,回避党性原则!前两个理由,掩人耳目,欲盖弥彰!烈士家乡老一辈人谁不知道“天亮小学”的来历和含意,“三民”指的是什么?谁人心里不明白?然而政府部门却以此为理由来敷衍烈士亲属,企图以小事化了。第三个理由倒是说明了一个问题,“为了保护华侨的捐资积极性”,革命烈士英雄的形象可以放弃!在金钱面前,烈士英雄的名字是小事。

    为了信访的事,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也作了秀,曾经召开所谓的“座谈会”,召集了校董会、捐资者,学校负责人、时任相关村的主干等等(就是没有烈士亲属,没有革命老同志),这些一是利益相关者、二是领导指示执行者,他们执行的是领导的指示意图,当然座谈会也就能达到召开者的目的了。会上进行了讨论征集意见,结果和“上级领导”的意见一样:不变!(据与会者透露:会上曾有人提“让烈士亲属捐钱来建学校,校名就可以改!”,会上还有人说“烈士亲属说烈士名字不能改,那孙中山的三民也不能改”,参加“座谈会”的是些什么人,可想而知!)。没有邀请烈士亲属和革命老同志参加听证会,说明当地政府部门还是刻意淡化政治含意,不愿从政治 上,党性原则上去认识这个问题!

    上世纪四十年代,吴天亮烈士在敌人的酷刑下,在金钱、美女、高官面前选择了正义,坚守理想信念,没有出卖党,没有出卖战友,坚贞不屈,慷慨赴义!可他万万不会想到,在他牺牲四十年后,有人会与他的作出的选择截然相反,选择金钱而把他出卖了!

    不同的选择体现了不同的品德,革命烈士的伟大高尚,投机者的卑鄙低劣,一目可鉴!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缅怀英烈的各项工作。设立了国家烈士纪念日,修改了《民法总则》为维护烈士名誉提供了法律保障,习总书记曾强调“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革命英烈是我们国家民族精神的体现,也是一个国家的道德标杆,引领着社会道德品质的前进方向。”

    不久前,烈士的弟弟吴昭明和烈士的继子吴辅群又相继给当地政府、部门写信反映要求,但得到的答复还是那几个理由,尽管在上访信中已指出那几个理由的荒谬、不实之处,但答复还是那几个理由再翻版!

    烈士的鲜血已流尽,烈士亲属的眼泪却流不尽,还在盼望烈士的名字能重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9-9-18 19:37 , Processed in 0.1712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