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08|回复: 0

实话实说 (历史):杨克明同志引导我父亲全家投身革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12 16: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克明同志引导我父亲全家投身革命”——老红军之子王东哈口述前辈事迹
                      ( 朱岩文字材料整理)

   
    “父亲是从大巴山走出来的,我是大巴山农民的孙子,我永远不能忘记大巴山的乡亲父老。”年过六旬的王东哈是中纪委原专职委员王直哲之子,他作为延安儿女联谊会和中直育英同学会的副秘书长,近年来,一直和北京的革命后代们组织各种活动,并利用各种形式弘扬先辈的革命精神,他最近向我口述了一段被其父亲珍藏多年的宝贵历史资料。
  
我们的话题是从2013年11月2日举办的红33军80周年纪念大会开始的。1933年11月2日,在四川省宣汉县西门操场,以川东游击军为骨干的武装队伍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33军,军长王维舟、政委杨克明,下辖3个师。此前在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进军川北。王维舟、杨克明领导川东游击军配合红四方面军的斗争。1933年红四方面军发动宣达战役后,王维舟、杨克明指挥游击军,积极配合主力红军作战,牵制了敌人两个师的兵力。两军会师后,杨克明深入到宣(汉)、达(县)交界处的10多个乡镇,动员群众参军,被誉为“铁脚板书记”。
    王东哈说:我老家在宣汉县老君塘(即现在的君塘)后溪湾。祖父王全三,祖母王李氏,一向租种地主牟绪生(牟永恪之父)的田地为生。祖父生三女五男:长子王俊哲(早年病故),二子王德哲,三子王性哲,四子王资哲,五子王直哲也就是我父亲。祖父积劳成疾,l 92 9年去世。此后祖母带着四个儿子继续租种牟家土地至1 9 3 3年。
说到牟绪生此人与我家的关系,那可不是一般的佃主、佃户之间的关系,他是个开明的文化人,有着医生身份。更主要的是,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侄儿参加了革命。牟绪生的儿子叫牟永恪,1912年生,约1928年考入宣汉中学读书,因带头组织闹学潮被开除。1930年入成都成诚中学(高中)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回乡任梁达中心县委委员。牟永恪在杨克明同志直接领导下,组织青年学生运动和农协活动。牟绪生的侄儿叫牟慈帆(又名牟永恺),1906年生,1931年在王家场担任当地民团团总。他之所以要当团总,是以掩护党的工作为目的。1932至1933年期间,他为党作了不少工作:他曾向党的组织活动资助过大洋和手枪,他曾在自己家中召开了梁达中心县委直接领导的宣汉县反帝拥苏大同盟会员大会。红军进攻刚接触宣、达地区,部队还未到达老君塘时,老君塘即召开了以农民协会会员、赤卫军战士、游击队队员为中坚的万人群众大会。牟永洛、牟慈帆两弟兄在会上都宣布立刻彻底背叛地主阶级利益,为无产阶级、工农大众,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牟慈帆还代表叔伯兄弟,将其田地、房屋契约全部当场烧毁。梁达中心县委负责人杨克明主持了这个大会。
1932年夏季,牟永恪从成都弃学归来,邀约一些学生模样的青年,趁赶场之便,常在我家进进出出。他们就是中共梁达中心县委的成员及其领导下的同志。当杨克明、刘胡子、林鲁(即蒋群麟).牟永恪等负责同志,以及来请示工作、联络来往的许多外县外乡的农民、学生来到家中时,祖母及伯母们总是热情相待,倾囊相助,并为严守秘密。
     在以杨克明为书记的中共梁达中心县委中,刘胡子、牟永恪为委员,我父亲王直哲于1933年初入党后,为中心县委会特别支部书记。梁达中心县委直接领导了宣汉县以学生为中心的反帝拥苏大同盟会,由老君塘、明月场、达县罗江口等数十个农民协会(乡农协)。每个乡农协都有赤卫军、游击军的武装组织。把他们组织起来,主要是进行初步的马列主义教育,提高阶级觉悟,拥护苏联,拥护红军,并直接进行抗租抗捐和抵制国民党征兵的斗争。   
    当时县委组织机构中的马列书本很少。虽有《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等,但就群众当时的文化水平,能看懂的很少。而党组织的工具也只有一部油印机和一块钢板,杨克明等同志为了通俗地进行马列主义宣传教育,便自编自刻,印出党的方针、政策、任务和要求,以标语口号、传单的形式,秘密散发和张贴。经过一时期的宣传和组织,宣汉县各区乡出现了武装袭击土豪劣绅、收款委员、区长和团总的斗争。此起彼伏的斗争,遍及全县许多城镇和乡村。
    由于有了党的基础工作,在1933年秋,当红四方面军攻下伪川陕督办刘存厚军阀的老巢——绥定(达县)时,成千上万的宣、达人民即自动组织起若干运输连、营、大队,自带干粮奔赴达县,搬运我红军所缴获的战利品——枪炮、弹药、军械和其它军用、民用等物资到通南巴后方根据地。成千上百的人群马队,在由达县至通南巴的数条道路涌流。一万余宣汉县人民的子弟兵,此前绝大多数都是经过党的地下组织的宣传、动员,有着充分的阶级觉悟,所以红军一来,闻风而动,踊跃参加。
    在杨克明为首的梁达中心县委的领导和培育下,当时我家成了革命领导人的集会、往来之地,尔后我们全家人都成了红色革命者:
    二伯王德哲,1933年秋,在老君塘苏维埃工作,后在红33军政治部工作。1935年合编于红五军,仍在政治部工作。翻雪山过草地后,参加了河西走廊西路军。与国民党马匪军开展了严酷的战斗。历经极度困难,辗转数千里,才回到了八路军三八五旅,并在该旅任军法处副处长。经过八年抗日战争、三年解放战争,全国解放后,在空军卫生部任副政委。1953年因病转业到一机部。于1954年病逝于南京,时任南京机械学校校长,卒年48岁。
    三伯王性哲,先在地方游击队,后转入红四军10师任排长,1934年在反击刘湘的六路进攻的战斗中壮烈牺牲,时年25岁。
    四伯王资哲,曾担任过老君塘苏维埃主席,于1934年随红军反攻南下,回君塘探母未遇,不幸遭敌逮捕,死在宣汉狱中,时年22岁。
     祖母王李氏,1933年在老君塘工作,1934年偕儿媳刘氏、于氏等,随红军部队离家北上,途中被敌截断去路,生活无着,于1935年初回到明月场二女家。后被地主豪绅视为“匪属”“侦探”,受尽欺凌、贫困交加,惨死于老君塘家中,终年59岁。
   王东哈又对我展示了敌伪档案中的资料,以作佐证。这份“民国24年”4月由老君堂乡伪乡长张潮海
呈报的材料中提到:“今2月23日王资(直)哲之母王李氏、嫂刘氏,借以孺妇无关,同少元先后陆续归家,暗为侦探。”又说:“李氏、刘氏,子少元均无人敢负连坐保结。”其中的“少元”即王东哈早逝的大伯王俊哲之子王紹志,由此可见,我家每位亲人,包括与我同代的堂兄,都投身了革命,被敌人列入了“黑名单”。
     1933年10月,父亲王直哲参加了杨克明领导的地方游击队。在配合红三十军进攻达县的战役中,父亲由蒲家场前往豆城寨胡家坪组织队伍,因为试枪时发生爆炸,手指被炸伤,连夜赶到罗江口264团医务所就医。杨克明曾来看望他,并赠送了一个银元作为慰问品。当手伤还未愈时(大约1933年冬),在中共川陕省委领导下,由周光坦、张琴秋同志主持,在双河场召开了绥定道党的代表大会(主要是宣、达两县的党员代表)。梁达中心县委也通知我父亲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成立了绥定道委会,选举了杨克明同志兼任书记,刘子才同志为副书记(河南人,当时的红军干部)。中共绥定道委委员有李中权(解放后任南京空军副司令员、第二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王直哲(当时为少共委员)等。在这次会议上,还讨论了道委成立后的主要任务:分田地,建立健全苏维埃政权,进一步动员群众参加红军,扩大红军队伍。鼓舞士气,增强战斗力。道委代表会一闭幕,就开始迎击四川军阀刘湘等对川陕苏区根据地的六路进攻。但也就在这次新区党的代表大会中,表现出张国焘先“左”后右的机会主义路线,把肃反扩大化,搞唯成分论,对知识分子实行关门主义,愚民政策。这也是王明的“左”倾机会主义在张国焘家长制作风中的必然反映。达县的黎时中,开江的林鲁,还有与父亲熟悉的宣汉的牟永恪、牟慈帆等同志,先后成为肃反扩大化的牺牲者。父亲于1934年
从地方党组织转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
  说到杨克明后来的人生历程,更是可歌可泣。1933年11月川东游击军改编为红4方面军第33军后,杨克明任军政治委员,注重加强政治工作建设,提高部队战斗力。曾与军长王维舟率部参加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不久,因反对张国焘错误的肃反政策被撤职,调川陕省工农民主政府内务部工作,后任红4方面军补充师政治委员、独立师师长。
  1936年1月,红33军与红5军团合编组成红5军,董振堂任军长,杨克明任军政治部主任。他们率部队3次越过茫茫数百里的草地。1936年10月随西路军西渡黄河,杨克明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委员、第5军政治部主任,与董振堂等率领部队转战河西走廊。王东哈说;高台西路军纪念馆馆长安永香曾介绍过杨克明烈士鲜为人知的牺牲经过; 1937年1月20日晨,敌人在飞机、大炮配合下,用人海战术从四面八方向高台县城发起猛烈进攻。红5军已守高台7天7夜,战士极度疲惫,人员伤亡较大,弹药消耗严重。城墙在敌人炮火猛烈轰击下坍塌,红军在城墙缺口逐一和敌人展开争夺战。军部组织机关人员、女战士、炊事员、马夫全部上城墙,英勇的红军战士扭住敌人,滚下城墙,与敌同归于尽。敌人凭借人数众多的优势冲进城内,军政治部主任杨克明提着两支手枪指挥部队阻击敌人。巷战中,13师师长叶崇本、朱政委都牺牲了,董振堂拔出腰间手枪吼道:“我董振堂誓与高台共存亡!”杨克明流着泪,命令战士们掩护董军长向城东方向冲去。
杨克明回过头来,带着身边的几个战士迎着敌人杀过去。渐渐地,退下来的红军战士越聚越多,城中仅剩二百多人。杨克明命令部队沿大街两边展开,就地阻击敌人。敌人也发现了这支队伍,于是一片黑压压打着呼哨的骑兵冲杀过来,早已埋伏在街道两旁的战士们手持大刀冲出来,砍不着敌人就砍马腿,敌骑兵从马上摔下来。战士们用抢夺过来的武器阻击冲上来的敌人,敌人暂时退却了。杨克明率部队试图托住敌人,等到天黑再突围。他与不多的几个战士爬上一座大瓦房顶,居高临下朝敌人射击。敌人开始重兵围攻这里。他的子弹打光了,枪声希落了,只见身后已站满了爬上来的马家军的骑兵。敌军官将马刀架在他脖子上,劝杨克明投降。杨克明怒视着敌人威武不屈。红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委员、红5军政治部主任、原四方面军33军政委杨克明就这样倒在了马匪的屠刀下,鲜血染红了祁连大地,年仅三十一岁。
军长董振堂和守城的大部分红5军将士在激战中也壮烈牺牲。
战斗结束后,惨绝人寰的马家军将杨克明、董振堂的头割下,悬首示众,不准收尸。
解放后,修建了红西路军烈士纪念馆,为杨克明、董振堂专门修了纪念碑。杨克明烈士纪念碑的对联写着:
“三过草地心犹壮,  一死高台志未移。” 王东哈最后还提到杨克明遗属的情况。解放后老红军王波在云南工作时,曾到处寻找杨克明烈士的遗属,后来终于在贵阳找到杨克明在老家四川长寿县的爱人和遗子。当年杨克明曾因是著名“共匪”受通缉,母子二人被迫逃到贵阳,解放前一直隐姓埋名。因西路军人员多年音信全无,他们解放后也根本不知杨克明的生死下落。当王波找到他们时,母子俩正以修自行车为业维持生活,十分艰难困苦。当地政府后来按红军遗属身份为他们落实政策,分给了他们三居室的住房。以后回到老家度日的杨克明老伴也已故去,其遗子在十几年前因车祸去世。现在杨克明有个孙子在世,另有一个侄子在新疆。文革后,我父亲到中央组织部党案科查阅杨克明烈士档案,心情百感交集,久久不能平静。他把杨克明档案一笔一划抄下来,转给家乡党史部门。近几年,我参加很多次革命老区聚会,听到王定烈老将军、王定国老妈妈多次提到杨克明政委,他们认为宣传不够,很多人都不知道有一个这样优秀的红军将领 。
图片1.jpg
图片2.jpg
图片3.jpg
图片4.jpg
王 直 哲(1914—1990)
宣汉县君塘乡人。1932年参加川东游击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参加长征。历任梁达中心县委宣汉特支书记、道委委员,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军政治部秘书、军宣传部编辑、干事、政治指导员训练队队长,770团政治处股长,385旅宣传科长,警一旅宣传科长、警三旅教导队政治委员、赴东北干部队分队长,军区组织部副部长,旅政治部主任,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嫩南军区政治部保卫部副部长兼军法处副处长,东北军区政治部巡视团团长,149师政治部主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人事局副局长,西南铁路工程局党委副书记兼政治部主任,铁道部组织部第一副部长,长沙铁路管理局党委书记, 铁道部党委监委副书记。文革后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央纪委专职委员、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图片5.jpg
杨克明
   1905年出生于四川省涪陵县(今属重庆市长寿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受中共四川省委军委派遣,在涪陵、丰都、石柱等县组织农民暴动,开展武装斗争。1932年夏,任中共梁(山)达(县)中心县委书记,与时任中共梁达中心县委执委、中共川东军委书记、川东游击军总指挥的王维舟紧密配合,发展川东游击根据地。
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进军川北。杨克明、王维舟领导川东游击军配合红四方面军的斗争,1936年1月,红33军与红5军团合编组成红5军,董振堂任军长,杨克明任军政治部主任。
1936年杨克明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委员、第5军政治部主任,与董振堂等率领部队转战河西走廊,与国民党西北军阀进行了英勇艰苦的斗争。
1937年1月20日,在高台战斗中,杨克明与董振堂等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率领部队浴血奋战,坚守高台,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时年31岁。
杨克明:
杨克明,1905年出生于四川省涪陵县(今属重庆市长寿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受中共四川省委军委派遣,在涪陵、丰都、石柱等县组织农民暴动,开展武装斗争。1932年夏,任中共梁(山)达(县)中心县委书记,与时任中共梁达中心县委执委、中共川东军委书记、川东游击军总指挥的王维舟紧密配合,发展川东游击根据地。
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进军川北。杨克明、王维舟领导川东游击军配合红四方面军的斗争,1936年1月,红33军与红5军团合编组成红5军,董振堂任军长,杨克明任军政治部主任。
1936年杨克明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委员、第5军政治部主任,与董振堂等率领部队转战河西走廊,与国民党西北军阀进行了英勇艰苦的斗争。
1937年1月20日,在高台战斗中,杨克明与董振堂等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率领部队浴血奋战,坚守高台,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时年31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9-8-22 20:20 , Processed in 0.21551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