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27|回复: 0

张惠云:重铸中医魂,迎接中医春天的到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 10: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如春光之灿烂  逝如秋湖之静美
2013年1月9日,中医战略家贾谦教授与世长辞,他在中医的春天就要到来的时候,悄然离开了我们。贾谦先生为中医操劳了一生,他没钱也没权,有的只是他对中医复兴的的那份责任、眷恋和牵挂!他是贫穷的也是富有的,他唯一的财富就是中医人对他的那份敬重和思念。他来不及安排后事,来不及向亲友们道个别留句话,走得那样匆忙,走得让人心痛。他以自己独特的魅力,在我们心里树起了一座不倒的丰碑,这丰碑延续了他的生命,这丰碑永远铭刻在中医人的心里。今天大家从全国各地赶来缅怀追思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至深。
在此,我谨代表大会的发起者:张惠云、沈志祥、陈其广、张南、张超中、邢东田,代表组委会的全体人员、代表贾老远在异国他乡的亲人,向百忙中到会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表示衷心的感谢!代表全国各地渴望中医振兴的民间中医,向到会的优秀企业家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中医的旗手走了   但他还活着
只有这样贾老才真正活在国人的心里。今天到会的有贾谦的老领导,有贾老的生前好友,有贾老的同仁、学生,有北国的老中医,有南疆的好郎中;有来自贾老故乡的专家学者,有来自西北大学的贾老的校友;有香港的、还有台湾的……我相信今天到会的一定是最爱国的、一定是最关心中医药健康发展的和最有民族责任心的中医文化的忠诚捍卫者。因此在座的各位包括你的家人最应该受到中医药惠泽、呵护的!一定最应该是健康长寿的!
打开记忆的闸门,仔细想来,贾老生命最后的几天,(2012年的12月28日)还准备利用元旦放假期间到甘肃与刘维忠厅长共商中医大事,为了2013年1月1日要主持民间中医的拜师会,推迟了行程。贾老特别重视中医普及、人才培养和师承教育。千百年来中医师带徒是中医培养人才的重要途径,是行之有效的教育形式,应该允许民间中医带徒弟,哪怕只有一技之长。尤其是对有绝技的名老中医,应鼓励其讲学或带徒,使之学有传人。他认为传统老中医手把手的教徒更能得到中医的真传和承上启下挑起中医发展的重任。他常说如果全国的优秀老中医每人带出5-10个好徒弟,全国就会培养出一大批真正的中医文化的传人,中医就不会后继乏人、后继乏术了。
就为了这个传统的拜师会,改变了我们去甘肃的时间,谁都没有想到这竟成了贾老永远的遗憾。1月9日清晨,贾老默默地走了……他让我们反思着人生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贾老走了,历史不会忘记他,中医人不会忘记他。不会忘记非典期间他为了拿到确切资料,和林中鹏先生不顾个人安危,在那个举国上下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刻第一时间赶到广州零距离和患者接触,毅然给国务院打了报告;不会忘记他20多次到艾滋病村带领15家7路民间中医,没用国家的经费、没立国家课题,免费为600多例艾滋病人治病,让病人看到生命的曙光;不会忘记他对民间中医的深情厚爱,他的寒舍成了民间中医的旅馆、饭堂;不会忘记他倾尽心血为民间中医呐喊、调研、考察的足迹遍布祖国的村镇、城乡!著名诗人臧克家说过:有的人活着他却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却活着。中医战略家贾谦走了,带着他对中医的那份眷念和牵挂,带着那份无奈和不甘……留给我们的是万千思念、是中医复兴的大任和厚望!
中医卫士走了 但心系13亿人的健康
称他是中医卫士真是名副其实的卫士。2012年9月23日,我准备替病中的贾老赴澳门参加重要会议。护照办好了突然接到贾老的电话:“一位民间中医出了人命是冤枉的,已经被抓起来了,咱必须赶去救他。”病中的贾老拄着拐棍摇摇晃晃的出发了,让我千方百计地托人救出了那位民间医,及时免去了一场影响民间中医声誉的冤案;2012年冬,天上飘着雪花,贾老冒着凛冽的北风拄着拐棍为帮助一个民间组织四处筹款凑房租,期间几次晕厥,多亏李时珍的后人李国勇的奋力抢救才得以脱险;没想到事隔几日,一位民间中医被执法人员殴打,刚从外面回家的贾老一面打电话让我前往,一面拿起拐棍颤微微地从大兴赶到东直门,被国情调研组的陈其广、张南教授等挡住送回了大兴。这样的例子多的简直举不胜举。多年来贾老以他博大的胸怀容纳了民间中医的大事小事家事国事,以他羸弱的双肩为民间中医撑起一片天。
记得有位美国朋友寄来一家华人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依稀记得这样写道:“……我有幸在中国科技部科技信息研究所一座旧宿舍楼5层贾谦家里,见到了仰慕已久的中医战略家贾谦先生。门口的书架上、过道的地上、茶几上、床头上到处是堆满了书和装满书的纸箱子。过时的旧电脑上落满了灰尘,满屋没一件值钱的年代已久的旧家具。坐在电脑桌旁的贾谦一边站起身招呼我坐下,一边坐在一张圆桌前,急急忙忙地将一碗夹杂着几片菜叶的面条喝下去,对我说:‘对不起,我要参加个重要会议,您等我回来再谈……’老人急匆匆地去参加中医战略会议去了。没想到中医战略家就在这样的居住条件下写下了他的《中医战略》,就用这台破电脑敲出了那么多报告和文章。我心里只有惊愕、感慨、敬佩、和叹息!”
2012年9月25日,我与贾老、谢天方先生、广航的李政委同去拜访邓铁涛先生,请他为贾老的中医战略续集题词。大家在商讨题词内容时谢天方先生说:“就题中医旗手贾谦吧。”我说:“写中医卫士如何?”邓老握笔沉思着……贾老急忙说“不、不要那些,就写中医战略续集吧。”邓铁涛先生采纳了贾老的意见,郑重的写下了“中医战略续集”六个字。一个是中医泰斗、一个是中医战略家、一个是心脑血管专家,望着他们认真、凝重、庄严的表情我心里默默地祈祷:世上真有上帝的话,求您让他们多活50年吧……!
人们之所以尊重贾老,是因为他象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热爱自己的祖国,人们只所以纪念他,是因为他象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捍卫着中医的尊严,他不止一次地说:“只有中医药才能解决13亿人口的健康问题,只有重新确立中草药的战略地位,建立中西医真正并重的、符合中国国情的新型医疗卫生保障体系,才能真正造福于百姓造福于13亿人民。到处转转看看中医药的发展真是的令人着急,中医不振兴就这样走了,真是死不瞑目啊!” 敬爱的贾老,您看到了吗?今天支持帮助过您的老领导、老朋友、那些和你一起并肩为中医振兴呼吁呐喊的同仁们、为中医复兴继续搞战略研究的陈其广、张南、张超中、邢东田们、为民族文化传承继续奋斗的中医卫士们都来了!民间中医代表从全国各地赶来了!您未竟的事业有人会继续做,您未走完的路有人会继续走!天国的贾老啊,您看见了吗!您放心了吗!您可以瞑目了吗!
现代魏征走了  还有人敢为中医犯颜直谏吗?
被称为当代魏征的贾谦尽管没象魏征那样为江山社稷犯颜直谏, 17载冒死谏奏200多项可谓国之贤才栋梁,但贾谦为中医的复兴、为确定中医药的战略地位、为民间中医争取政策和发展空间敢说实话、敢讲真话,全身心倾注于中医大业,为民间中医药的发展励精图治、呕心沥血!
在非典流行期间向国务院提交了《中医药完全可以解决非典型肺炎》的调研报告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对中医药介入SARS治疗发挥了重要作用;04年与邓铁涛等同志起草的《建议将“中医药的可持续发展”作为重大科技专项列入中长期规划的呼吁书》得到温家宝总理的批示;关于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调研报告得到吴仪副总理的批示为国家制定和修定政策提供了大量的数据和依据。
云南民间中医陈欣26次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研发的治癌药物,救助了诸多癌症患者却多次遭遇了不公平的打击。贾老多次前往调研事实真相、寻找法律依据、带领法律顾问多次赴滇;亲自上法庭旁听、给市委书记奋笔疾书,最后惊动了吴仪副总理,为民间中医免去了一场灭顶之灾。他不管是谁不管地位有多高,只要不利于中医发展或是虚假不真实的,他都毫不客气的直言错弊甚至直呼其名。他在《中医战略》书中直言不讳地写道:不能用《医师法》否定民间中医;《药品法》压制了中医药的发展;《传染病法》阻碍中医治疗传染病;法律法规不利于中医治疗艾滋病;“如再严管理中医恐怕就要彻底被消灭光了”;“搞‘中医现代化’不是在培养人才实际上是在西化中医、改造中医、消灭中医”;“用中医解决13亿人口健康问题应该定为国策”。这些犀利的语言也只有象魏征那样知无不言、无私无畏的贾谦能说得出的。
位卑未敢忘忧国!他只是一个软科学中医战略家,能站在国家民族的立场上为了民族的利益、为了国人的健康、为了中医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发自肺腑地向国家向制定政策的部门毫不保留地将自己的战略思想和盘托出。如:希望国家重视中医药的发展;希望给中医院真正的临床基地;希望中医学院不要英语作为主课;希望国家允许办民营中医院;希望国家允许传统中医师带徒;中医教育应从娃娃抓起;希望中小学课本要增加中医内容;希望将民间中医治疗纳入国家计划;建议中央电视台农村频道设立中医科普栏目。他对野生动物的保护、熊胆的合理提取;中医解决13亿人口健康问题、建立民营中医院解决民间中医确有水平有一技之长医生的行医的一系列问题……,都是他给国家提出来的,他把振兴中医的希望寄托在民间中医身上,他说真正的中医在民间。如今国家对中医的重视和政策的改变与老人家呼吁有一定的关系。老人家在中医界有着极高的影响和声望。
——只要国家和人民需要的只要是他的课题组同道们调研所掌握的,他都会站在国家和人民的立场上向党、向国家和盘托出。
记得的贾老去山东为民间中医作报告休息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告知他某领导在记者招待会上讲的和您的中医战略思想基本一至,提到“中西医并重”了,您老满足吧,晚上一定看新闻……”后来在人大的文件中果然出现了“中西医并重”的提法。贾老欣慰地笑了说:“为中医总算采纳了5个字!只要真的中西医并重,中医中药发展就有希望了。”看着贾老那双因过度疲劳、缺少睡眠而疲惫的双眼心里一阵阵酸楚。多么值得尊重的老人啊!在他心里只有中医的发展……一种钦佩之情在我胸中油然而生。
不屈的斗士走了 放不下的仍是中医的发展
至于有人说贾老是斗士,是因为他下决心向一切妨碍中医发展妄想消灭中医的人和利益集团暗暗宣战。他把毕生的精力都放在中医的挖掘、保护、弘扬、发展上了。他不无感慨地说:中国人不能帮外国人消灭中医呀!老外挖走咱多少中医人才呀!!美国人恨不得咱们的中医衰败下去,他才能霸占中国的医药市场!外国人巴不得咱国家不重视中医,使大量中医人才外流!像谢天方这种心脑血管的爱国专家,都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日韩纷纷追争的对象!一定要说服国家把他留下来。连世界有名的干细胞和支架的发明人之一李仁科都派几个课题组跟踪研究谢天方的科研成果,要拜谢老为师。可见咱老祖宗留下的中医瑰宝真需要保护。“如果有一天中国人要到国外看中医、要到美国买中药,那才是中国人最大的耻辱和悲哀!眼看着外国人挖咱的人才、用中国的药方制造成药物再出口到中国大把大把地赚中国人的钱,想想真是憋气!唉!留住人才振兴中医是我的责任那!”我们做了很多工作,这位报国无门的心脑血管专家最终还是被加拿大的中医局聘为首席顾问。近日即随加拿大政府代表团,来中国考察中医项目了。当谢天方听到贾老离世的消息在电话上几乎哭出声来:贾老不该走啊!他身体透支太厉害了!他真是为中医复兴活活累死的啊!!
扁鹊的后人也在美国发展中医。他说:纪念贾谦最好的的方式,是在美国建一所“贾谦中医学院”。另一位留美的中医说:也许将来会让中国人到美国学习真正的中医。现在中国的中医比不过日本和韩国。过多少年以后搞中医最好的一定是美国,因为中国人自己根本不拿中医当回事儿。而日韩两国的中草药绝大多数购于中国的中草药市场。最占中医优势的泱泱大国却沦为日韩两国的中草药基地。大批量地从中国进口粗加工的中药原料精加工成中成药获取巨大的利润。韩国、日本、美国等国外的企业直接垄断了中成药国际市场约90%以上的份额。但中国的出口量仅占5%;弹丸之地的日本却占60-70%!日本和韩国争抢着注册中医为他们的知识产权。日本还无偿开发中国210个古方。我们的中医药传统知识已经沦为世界各国的“免费大餐”!
世界各国也越来越看重中医了。我曾见过一位在北中医学中医的29岁的非洲小伙用一口流利的华语滔滔不绝的讲中医文化;还有一位法国小伙子不远万里卖掉房子来中国找杨真海学针灸;还参加师傅组织的义诊。中国中医也逐渐把诊所发展到世界各国。习主席说“中医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由此可见真正有投资价值的、有后劲的、值得无止境研发的、最有知识产权的、最有发展前景的还是中医健康产业。在座的有领导、有学者、有教育工作者、有企业家,我相信泱泱大国的子民是最爱自己的祖国、最关心中医发展的,听了这些不知有何感想?中国人自己的传统文化、自己的中医药,为什么不自己研发?任凭外国人巧取豪夺!为什么不能像贾老希望的那样用中医药解决13亿人的健康问题?企业家为什么不把资金和眼光投入到中医健康大产业上来呢?
在座的医生居多,治病救命是医生的天职,可病人却越治越多。因为你喝的水、吃的粮食、蔬菜、水果、甚至呼吸的空气……样样有毒。各种奇病怪症都是吃进去的。包括在欧洲的中草药销售在英、美等7个国家的200多种中成药中尚无任何中成药过关。同仁堂、云南白药、胡庆余堂、天士力等九大中药品牌均含多种农药残留。海外市场对中国出口的中药产生信任危机。
君不见蝴蝶泉边无蝴蝶  茫茫草原无蝗虫
江河湖海鱼虾逝  清清小溪少蛙鸣
谁知道我们的孩子每天吃的饭菜含有多少农药?谁清楚端给老人的饭菜有多少毒素?有谁知三岁女童子宫癌竟做了两次大手术、子宫被切除,耗资30多万19次化疗的遭多大的苦痛?有谁知民医刘维中为救女童跑了多少路?可知云南徐大成老中医千里送药分文不取?可知道为救这孩子中央台刁建华、时慧每天和我通多少次电话?
谁能说得清你吃的鲜美的水果蔬菜、美味佳肴里有多少致命的毒药?农药、毒素、死神、癌细胞不管你青春当年、不管你年老年少,谁能逃脱命运的安排、疾病的折磨?谁能击败夺人性命的癌症细胞?——中医中药!谁能治病救命救人于水火?谁能为国人开通长寿健康的绿色通道?还是老祖宗传给我们的国粹瑰宝——中医中药!
我这样说是有根据的,09年我向贾老汇报,我发现了一个能彻底解决餐桌上农药和重金属污染的神奇人物,是否选为大型纪录片《百名民间中医探秘》拍摄对象?贾老说:“如果是真的,食品安全问题就解决了,天下就没那么多怪病癌症了”。让我拿出1—2年时间全力跟踪帮助他,真实记录了这项饱含着老祖宗留下来的大智慧和中医哲理的项目——包括他的研制原理、生产过程、中医配方、水果粮食的种植及权威机构的无毒、无害、无农药和无重金属超标的检测。
他就是来自美国申祗大学的张廷金校长,经过一千多次实验,能用中医相生相克的原理,发明了土壤调理剂,彻底地解决国人饭桌上的食品安全问题。再高明的医生只能一个个的看病,还有治不好和死亡的可能,而张廷金不但可以给人治病,还可以给土地、给庄稼、果树治病,他能让重金属严重超标的土地、盐碱地、沙化地、农药污染的地和严重板结的土地上长出无毒、无害、无农药、无重金属超标的粮食、水果、蔬菜,可以让中国人吃上放心粮、放心菜。这就是贾老为什么让我至今还关注用中医的原理改良土壤项目的原因。因此从根本上解决病从口入、农药口入的问题、解决国人健康问题要靠---中医中药!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贾老虽去精魂长存,今天我们聚会在这里,除了纪念、寄托我们的哀思,最重要的是讨论今后中医中药发展的路该怎么走,民间中医如何走出发展的瓶颈。北京泽正堂中医药研究院是中医战略家贾谦一手创办的,贾老壮志未酬身先去,他未竟的事业我们一定要完成。我们一定要在医患之间,在优秀的民间中医和愿意为中医振兴选项投资的企业家之间架起一座健康向上,利国利民利自己又有利于中华中医药发展的桥梁。我们要把散落在民间的好医、好药、好资源整合起来,希望这些宝贵资源能与了解中医认可中医、支持中医、愿为国人健康做出贡献的有志之士鼎力合作。历史证明,人民保护了中医,中医源于民间,大量资源在民间,振兴中医的希望也在民间。民间中医就像散落在民间的一颗颗珍珠,我们把他们串将起来,相信总有一天,将是我们献给祖国母亲项上闪闪发亮的明珠!
贾老多次说过:“我不是什么‘旗手’‘斗士’,和谁斗啊?更不是什么‘魏征’,我就是我,搞软科学研究的,为中医药发展战略给国家提点建议是尽我的责任。”相信在党和国家逐步完善的中医发展政策的支持下、在各个民间组织及中医人的共同努力下,中医中药一定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开出灿烂之花,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寒冬已过春天还会晚吗!让我们团结一致,振奋精神、敞开胸怀,重铸中华医魂,迎接中医春天的到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9-4-26 15:37 , Processed in 0.2317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