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01|回复: 0

实话实说(政治):随意放鞭炮是败坏社会风气的恶俗陋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9 10: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玉兰花 于 2015-3-9 10:10 编辑

  
由于雾霾的威胁,现在禁放的呼声再次高涨,但有关权力部门就是死抱住“传统习俗”的大旗不放,某些无视他人安静休息权利的“炮手”们也竭力摇旗呐喊,说什么不放炮就没有了“年味”。于是乎,就堂而皇之继续让鞭炮危害社会。
其实,在居民和建筑密集的现代城镇地区随意放炮,早已演化成为一种“恶俗陋习”。除去别的危害不谈,它也是一种“个人自放开心炮,休管他人多烦扰”的不文明不道德的游戏。因为它直接侵害了不参与放炮者群体的利益,蔑视他人安静休息的权利,是民族劣根性的顽强体现。它毒化我们的民族灵魂,破坏社会文明和社会公德,使我们民族的少年儿童从小就受到“打起某种冠冕堂皇的旗号,诸如“传统习俗”、“爱国”、“红色”、“革命”等,就可以去做损人利己,伤天害理的勾当,就可以大摇大摆地“快乐自己,损害别人”,甚或去残害与自己有不同见解的同胞”这样一种病毒的感染。这其实就是“文革”惨剧之所以独独在我国发生的社会基础,这才是放炮的最大危害。例如,清末义和团的滥杀“教民”,“文革”破四旧滥杀无辜以及“打砸抢抄抓”等暴行,近年反日游行中的砸车伤人行为等等,无一不是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这种危害,比起其他有形危害,例如生命财产损害、环境污染、空气恶化等等,要更其严重得多,这是对人们心灵的毒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年年大搞“雷锋月”,然而社会文明程度却仍然位居世界后列的重要原因之一。可是我们的宣传机构和媒体却偏偏都从不提及这一点,还是宣扬它是什么“民族文化传承”。笔者去年到台湾旅游,专门就此询问了当地导游,她答以在台湾城镇地区没有个人随意放炮的现象,只有在乡下人烟稀少的地方可以放,因为城镇容易造成伤害,更因为怕惊扰到旁人。
环顾全球除我国大陆外,还有哪个国家或地区允许个人在人口稠密的地方随意放炮?“只顾自己寻欢乐,哪管他人痛断肠”,对于如此不道德的行为却还有人心安理得,沾沾自喜,毫不脸红,并且自诩为是在传承“民族传统习俗”,拿着陋习当“传家宝”,真正是愚不可及。               老兵    2014/01/31

         在“禁改限”听证会上的发言
  各位委员、各位同胞:我代表我自己和我的几个朋友陈述我们的心愿。我认为,“禁改限”实际上就是宣告禁的失败,是现代工业文明向旧的农业文明的倒退,是新文化向旧的习惯势力的退让,是大都市禁放道路上的一次反复!限是根本限不住的,在原先十二年禁放节节败退的情势下改限,就像黄河决了堤,就会兵败如山倒,就意味着全盘解禁,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禁尚不能,限何能为?这不是我危言耸听,谓予不信,就请拭目以待!基于以上认识,我认为限的种种规定,条文,都几近一纸空文,是纸上谈兵,是海市蜃楼,是几乎没有可操作性的良好愿望,越多越细就越是白费力气!把希望寄托在限上是过于天真的。所以,我认为,在限的条文中关于地域的划分和时间的规定,都是难以实施的。很明显,没有那样大的监管力量,缺乏那样认真的监管群体,这在禁放时期已为实践所证明。而鞭友炮迷们违禁的勇气倒是很顽强的,他们打着传统卫道士的旗号步步进逼,得寸进尺。我家就住在五环路边,禁放以来从未见到有得力人员和举措认真监管,界限并不清楚,近年来更是变本加厉,城四区甚至天安门附近,也都炮声四起,更何况改限后呢?他们只会更加肆无忌惮,无所顾忌!时间的规定也好不了多少,鞭友炮迷们是不会遵守的,在他们心中改限就是开禁,禁的法律效力比限高得多,禁尚不惧,限算老几?事实上,在禁放时期,时间上的规定也是被突破了的,并非只在春节,并非局限于节假日,我不需多说,事例俯拾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我认为限是限不住的,它徒使法律的尊严和政府的威信进一步降低!我主张在十二年禁放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禁放力度,规定六环以内严禁放炮,全市范围凡城镇及居民区通统严禁!其理由如次:第一,在人口稠密的大都市中,放炮对环境的污染是集中式的,因而非常严重。造成的人员和物质损害也是惊人的,即使是在中小城市,也是利少弊多。而大都市人口和建筑高度密集,为害尤烈,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所以,在现代大都市中不宜放炮!无论是习俗也好,是年味也罢,都不是开禁的理由!保障人民的健康,保护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保持宁静有序的工作和生活环境,高于一切!第二,放炮是一种旧的习俗,它不符合现代社会文明法则,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它的核心要害问题在于,放炮的参与者从不考虑非参与者们的感受和利益,把污染和噪声强加与人,还自诩为发扬传统,尊重习俗,才叫做有年味。这种活动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烦恼和痛苦之上,而非参与者中又大多属于弱势群体,这样的活动能够说是文明的吗?现代文明,不但要己所不欲勿施与人,而且更加要人所不欲勿施与人,放鞭炮能做到吗?抽烟的人还要问一声周围的人介意不介意,放炮的问吗?问得过来吗?它造成影响的范围太大了!所以,习俗再久,年味再浓也应当放之于禁止之列,尤其是像北京这样的特大都市!第三,应大张旗鼓地宣传放鞭炮的危害性,特别是要旗帜鲜明地指出它在人口和建筑高度密集的现代大都市中已经演变成为一种不文明的活动,它实行的准则是人所不欲强施于人,而不去顾及非参与者的意愿和感受。它常常引发纠纷,恶化邻里关系,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缺乏以人为本的精神,带有很明显的蛮荒气!我认为,在这类问题上,是不能以多数少数来做定夺的,何况主张禁放的人也未必是少数。即便是少数,难道就可以侵害他们的利益吗?比如老弱病残是社会中的少数,社会却首先关照他们,不是吗?再如,有十户人家,一户老弱病怕吵,其他九户想放炮的,难道就可不顾那老弱病的一家吗?所以,应当确立以是否符合现代文明法则,是否有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是否是以人为本来作为判断好赖和取舍的标准,不那么文明的习俗,应当果断摒弃!
第四,发展符合现代文明法则的新传统,新习俗,开创和形成新的年味。习俗和年味是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而变化的,是与时俱进的,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放炮也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并非与年俱来,它不是年味的象征。譬如婚礼,老习俗是新娘坐轿子,现在换了汽车,难道就是没有婚味了吗?现在,许多老的年味已经走了,如:磕头烧香拜大年、贴门神送灶王爷、宰杀活牲畜祭神等,为什么惟独放炮就走不得?新的年味越来越多,如:电话、手机拜年、到餐厅饭店吃年夜饭、观看春节联欢晚会、大型联欢活动、大型焰火晚会、周边游等等,不一而足。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还会不断产生出许多新的年味来。为什么一定要死守着一个影响他人的、污染环境的、伤人损物的旧习俗不放?难道只有炮声四起、噪音不断,遍地碎纸,漫天硝烟才叫年味,才算热闹吗?二十一世纪的大都市,不是农村分散的小平房,该改改老习惯了,该换换新花样了!想热闹的人也要顾及别人的感受,要讲公德,求文明,讲礼貌!我知道,社会上旧的传统习惯势力还是比较强大的,禁放在当前很可能失败。但是,伴随着人们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它在像北京这样的大都市中的确立,终归是会实现的!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补充意见:一,我们中华民族要勇于反思,善于反思。惟有反思才能进步,放炮就值得反思。火药是我们老祖宗发明的,可我们用它干了些甚么?主要是放炮!传到海外人家干了些甚么?开矿、修路、造枪、造炮。人家打到我们门口了,我们才惊呼:洋人船坚炮利!这难道还不值得我们深思吗?“惟有我们华人才放鞭炮”还值得自豪吗?二,如果爱放炮的人能够解决不强施与人的问题,在放炮所能波及的范围内求得所有人的认可,则放放也无妨,可以不禁不限。但是,这现实吗?我请问,坚决要放的人,你在放之前,尊重不尊重,考虑不考虑别人的意愿?你怎么对待和回答这一问题?
赵于平    2005/08/14
                             (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9-5-26 19:44 , Processed in 0.22344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