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32|回复: 0

实话实说(历史):带着俘虏“诈城”智取遵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4 14: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深圳晚报
长征英雄曾保堂的传奇故事
▲曾保堂一家。
曾保堂 江西省信丰县人,他1928年2月参加信丰农民暴动,后任游击队队长,1930年11月编入红军,1931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长征中他是红一军团第一师六团一营营长,带领全营为大部队当开路先锋,克服重重困难,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荣誉章。1989年10月在山西省太原市因病去世,享年78岁。
编者按: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今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我们特意节选了《长征英雄曾保堂的传奇故事》,让我们弘扬伟大的长征精神,汲取这段永远不可遗忘的英雄岁月。
杨勤良
1934年12月15日,红军突破黔军防线,攻占黎平和老锦屏。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开会议,肯定了毛泽东力主放弃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改向敌人兵力比较薄弱的贵州前进的正确意见。中央红军分左中右三个纵队,向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前进。
找到一个小伙当向导
1935年元旦,军委先遣队派张云逸同志率两个工兵连协同红二师在江界河扎筏强渡乌江。1月4日,曾保堂率领一营在师长陈光的指挥下赶到江界渡口,陈师长马上命令全体连以上干部去看地形,一营担任警戒任务,掩护部队过江。此时,红军干部团、工兵连趁势在渡口架起浮桥。上级给红六团的任务:立即跨过江去,迅速前进,直取遵义。
1月5日凌晨2点,曾保堂率领一营摸黑渡过浪涛汹涌的乌江,马不停蹄地赶到团溪镇时,天已黄昏,上级命令宿营,一营驻在离团溪镇不远的一个小村里。曾保堂接到团长朱水秋、政委王集成同来的电话,告诉他:一营是前卫营,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取遵义。晚上,唐参谋带着团侦察排来到营里,曾保堂立即与唐参谋和侦察排长一起研究了下一步如何办,决定分头去找向导,调查情况。由于敌人的欺骗宣传,驻地群众基本上跑光了,只有老人和几个胆大的小伙子还留在村里,曾保堂把他们召集起来,宣传了一番打土豪、分田地、红军为穷人的道理。有个小伙子愿意给红军当向导,他告诉曾保堂,这里距离遵义有90里,离遵义城20里有个山口子,侯家军的“九响团”把守着,鸟也飞不过去。“九响团”全团上下一式的“九连珠”步枪,厉害着呢,在贵州谁也打不过他。曾保堂热情地把小伙子请到营部,又向小伙子详细询问了敌人在山口的工事、火力和在遵义城内的守备情况,绘制成简单的草图。根据山口守敌军心浮动、随时可能逃跑的情况,曾保堂和唐参谋研究后,决定速战速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正面强攻,敲掉遵义守敌的这个触角,然后乘胜夺取遵义。这一作战方案经电台报告上级立即得到了批准。
一溜小跑着奔向遵义
1月6日早晨,天刚蒙蒙亮,曾保堂就命令出发,500多人的队伍,以一连为前卫,二连、营部和重机枪排为本队,三连为后卫向遵义前进。下了一夜大雨,尽管道路泥泞难行,但部队情绪十分高涨,几乎是一溜小跑着奔向遵义。
下午3点多钟又下起雨来。曾保堂估摸着快到山口了,就问向导离敌人还有多远。小伙子左右看了看说还有两里。曾保堂立即命令大家保持肃静,做好战斗的准备。拐过一道长长的土丘,一座百十来米高的山头赫然出现在面前,它切断大道,只有一条石阶小径伸向山顶。山头上,一左一右两个碉堡好似两只狼眼馋看着山下。山脚有一条不宽的小溪,这个地形易守难攻。于是,曾保堂按原计划下达了命令:“重机枪排和一连所有的轻机枪封锁碉堡,压住敌人的火力;一连上刺刀准备冲,一排靠左,二排靠右,三排正面,二连、三连随后,打!”
“打”字刚出口,十几挺轻重机枪“哗”地喷出了火舌!这突然的打击把敌人打蒙了,他们的“九连珠”吭哧了几声就再也不“说话”啦。这时,曾保堂把手枪一挥,率领一连像猛虎一样扑上山去。二连、三连的战士们也争先恐后冲上山来,此刻,号声嘹亮,杀声震天。在一营出其不意的猛烈打击下,称霸一方的“九响团”抵抗了一会儿就全线崩溃了,除1个多营在敌团长带领下狼狈逃跑外,其余被歼,生俘300多人。
在二连、三连的勇猛追击下,逃跑的敌人慌乱不堪,沿途到处是扔下的武器弹药和衣物包袱。抓住一些掉队的,审问后得知敌人大队没有往遵义跑,而是分头向西部丘陵地逃窜了。曾保堂当即命令二连往西追,三连随他向东追。追出去约有四五里路,听到后面有号声响起,是命令曾保堂回去。曾保堂只好让号兵吹号联系二连,因距离太远联系不上,没法只好先带着三连回到山口。
化装成敌人去诈城
曾保堂决定化装成敌人,利用俘虏去诈城,智取遵义城。曾保堂对俘虏进行了耐心的教育,要他戴罪立功,将功补过,争取宽大处理。敌人的一营王营长、一连的张连长和一个排长三名军官,愿意为红军带路和叫开城门。
曾保堂带着三连和侦察排及全团二十几个司号员穿上国民党军服,个个都是一色的敌人打扮。另外,那十几个经过教育的俘虏,其他部队都跟在后面,准备诈城不成,便强攻上去。一营冒着毛毛细雨,押着那几个俘虏军官和几个俘虏士兵向遵义挺进。
敌王营长向曾保堂建议走南门,那里守备松些。曾保堂接受了他的建议。急行军一个多小时,小雨停了。远处,闪着一星灯光,在黑魆魆的夜空格外醒目,敌王营长悄声告诉曾保堂,那就是遵义城,灯光是城门哨楼上发出的。尽管在路上曾保堂已经作过周密的安排,在接近城前,曾保堂还是让部队停下来,把各连干部叫到一起,又交代了一番。吩咐军团侦察连负责攻占城左翼的制高点红花岗,接着,曾保堂指挥重机枪排隐蔽接近南门,选择有利地形架好重机枪,如果智取不成,就立即以武力强攻。然后曾保堂和唐参谋分别控制着俘虏军官,让他们和部队扮成败退下来的样子,慌慌张张跑到南城门下。
城楼上的敌兵及马排长对城楼下的人反复盘问,敌王营长、张连长用贵州土话回答各种提问,经过20多分钟磨蹭,城楼上的敌人终于认定曾保堂率领的部队是他们“自己人”,于是就命令士兵开了门。
“哗啦”一声,城内卸了门闩,随着“吱嘎”一阵响,两扇又高又厚的城门打开了。战士们早就急不可待地上好了刺刀、子弹等在门外,门一开立即蜂拥而入,分头从两侧占领城楼,两个拉门的敌兵惊恐地问:“怎么,共军来了?”战士们一把揪住他们厉声吼道:“老子就是共军,你们赶快投降吧!”狡猾的敌马排长正从城楼上往下走,一听事情有变,急忙反身上去抓机枪。侦察排一、二班的勇士们眼疾手快,一个箭步扑上去给了这家伙一刺刀,这个排长应声倒下。敌兵们一个个胆战心惊,纷纷缴枪投降,有几个腿快的边跑边喊:“共军来啦,共军来啦!共军是神兵天将,快跑吧!”曾保堂进城以后,抬头就见200多米远的丁字街头,正有一群敌兵在抢劫珠宝店。纷乱的敲门声、吵骂声、夺抢声、哭泣声响成一片。曾保堂怒火中烧,命令重机枪给以当头痛击!这一打不要紧,抢劫的匪徒们扔下东西抱头鼠窜,一时间丁字街上到处是散乱的金银首饰、包袱什物。与此同时,红花岗方向传来了三声清脆的枪声,随之,机关枪便“嗒嗒”地吼叫起来,这说明侦察连也已经得手,正在侧击敌人,支持一营。曾保堂大呼一声:“好啊,同志们!”他兴奋得一跃而起,命令三连向纵深发展,穿插、分割敌人,他则带着一连直奔敌人的师部。
在城内,曾保堂的一营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抓了好几百俘虏,胜利占领了敌师部。惊慌的俘虏供称:侯之担早在1月4日晚间就携家带眷偷偷跑回老巢桐梓去了,而南门一打响,发誓“与遵义共存亡”的“城防司令”、侯之担之弟、教导师副师长侯汗佑也带着大队人马和抢劫的大量民财,从北门向娄山关方向狼狈逃窜。“追!”曾保堂带着一连飞速追出北门,一阵冲杀,又俘虏了几百敌人,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和物资。正想继续追下去,红五团上来了,红六团二、三营也上来了,传令兵骑马来到曾保堂面前,大声说道:“报告一营长,朱团长命令你营回城休整,追逃敌人的任务由二营、三营去完成。”
于是,曾保堂率领一营押着俘虏胜利返回遵义城。师团首长来看望了部队以后,一营即到敌师部宿营休息。遵义有新城、老城两个不同的城池,曾保堂他们头天夜里占领的这个城是新城,在新城打响的时候,老城的敌人正想逃跑,不料被追击逃敌的红军堵住了他们的去路。随后,红军源源入城,敌人不敢轻举妄动,一直悄悄潜伏到凌晨才打开小北门,爬山向娄山关逃跑,坚守红花岗的军团侦察连发现以后,英勇阻击。
一营在遵义休整了12天
1月7日早晨,红军解放了遵义城。遵义是黔北重镇,贵州军阀对之极其重视。由于军阀的统治和掠夺,使遵义城中店铺倒闭关门,人民生活极不安定,盼望早日结束这种状况,这是红军进入遵义受到人民热忱欢迎的基础。
受尽侯家军剥削奴役之苦的遵义民众看到我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不禁欢天喜地,纷纷庆祝解放。曾保堂的一营一边休整一边做群众工作,查封军阀、地主和资本家的财产,开仓济贫。敌人逃跑前曾破坏了电厂,攻克遵义的第二天,上级要曾保堂组织力量迅速修复电厂,他迅速通过调查访问找到了电厂工程师,并动员了一批老工人,当天晚上10点就恢复了供电。
红六团一营在曾保堂的指挥下留在遵义城内做群众工作,打土豪,查封军阀、地主的财产。曾保堂的一营在遵义休整了12天,这是长征以来休整时间最长的一次。在这期间,党中央召开了遵义会议,清算了“左”倾教条主义路线在军事上的错误指挥,撤了李德的职,确立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使党和红军从此得到了新生。
(此文节选自《长征英雄曾保堂的传奇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7-9-26 08:19 , Processed in 0.84604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