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98|回复: 0

实话实说(历史):长征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4 14: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善平
大家好,我叫周善平,今年70岁了,退休前是北京卫戍区政治部副主任,在这支守卫祖国首都北京繁荣稳定的部队里,我已经战斗了25年。每年国庆节,巡逻在花团锦簇的天安门广场,我常常会想起我的父亲周纯麟,一位长征中三过草地的老红军、一位历经九死一生的开国将军。
我父亲出生在湖北省麻城穷乡僻壤的周家湾,少年时当过少先队员、赤卫军战士、共青团员,1930年11月加入红军,一年后成为红四方面军的一员。说起长征中的战斗故事,我父亲总是记忆清晰,60多岁的时候还能背诵荡气回肠的《红军诀别诗》,“别了我的故乡!离情别恨,莫缭绕我的征裳;国泪乡愁,莫羁绊我的戎装。我要先踏上妖氛弥漫的战场,把我的热血与头颅贡献给多故多难的党。”诗中说的是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从1935年3月 28日,红四方面军策应中央红军北上。头戴斗笠的八万雄师浩荡,退出川陕革命根据地,挺进川西北,揭开了红四方面军万里长征的序幕。
红四方面军的长征是从长江支流嘉陵江的苍溪县东南2公里的苍溪河出发的。1984年10月,83岁高龄的徐向前元帅笔力千钧,挥毫书写了“红军渡”三个大字。红军渡因此成为了红四方面军长征的出发地。记得父亲说过,为渡江,红军专门成立了直属水兵连。在嘉陵江支流东河岸边王渡场赶造了75只木船,这种船当地人叫“毛蚌壳”(也叫“五板子”)船,船身小、形式巧、体量轻、航速快、每只可容一班人,同时,红军充分利用王渡河滩和嘉陵江红军渡江主渡口相似的地形地貌,在东河上进行划船、泅水等渡江作战训练,后来有军事专家称这里是红军的第一支水军诞生地。这个水兵连里的一些班长、排长后来成长为新中国东海舰队、北海舰队、南海舰队的司令员。28日晚9点左右,我父亲所在部队担任渡江主攻的第30军,政委是李先念,在塔山湾主渡口,秘密将红军造船厂建造的75只“五板子”船轻轻推入江中,强渡抢滩。四川军阀的西岸防守不断向江上开炮,嘉陵江腾起一个个冲天巨浪,渡船上一名船工被炸死,一个红军女战士立即抓起船篙,继续撑船。快到岸边时,女战士不幸中弹,肠子流出来,但她只是用手将肠子推进肚里,勒紧腰带,继续撑船到对岸,她挺着身躯目送战友们冲锋,最后倒在激流中……她叫石磨玉,家住苍溪县石家坝,牺牲的时候年仅19岁。“红军渡”碑上的女战士雕像就取自她的原型。红四方面军自胜利强渡嘉陵江之后,24天里,连克9座城镇,歼敌1万多人,占领了嘉陵江到涪江之间二、三百平方公里的区域。这次战役是红军史上对敌正面作战投入兵力最多,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一次大江大河作战。它的胜利实现了“强渡嘉陵江,迎接党中央”的目标。父亲每当说到这里,常常满面红光,仿佛回到了他当年的那个时光。
说起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我父亲总是摇头叹息几度哽咽。红四方面军从嘉陵江边出发到甘肃会宁,地图上直线距离不到1千华里,因张国焘阴谋夺权分裂红军,红四方面军在人迹罕至的雪山草地间辗转历时1年零7个月,反复迂回往返折腾,途经4省超过1万华里,数万将士的鲜血遍洒征途。过草地这种最艰苦的行程就走了三次,有的红军战士12次翻越夹金山。
“长征万里险,最忆夹金山”。红军翻的第一座大雪山夹金山在四川境内阿坝地区,海拔4100多米高。当时传唱的歌谣是:“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凡人不可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红军就是神兵天将,二次翻越征服了夹金山。但也付出惨痛的代价。父亲说过雪山的时候,白天遇到高原的阳光紫外线很强,晒得眼睛睁不开,山上白雪一反光,眼睛刺痛直流泪,有的战士眼睛红肿几乎失明,红军就用土办法,边走边用雪擦眼睛有一定效果。大家搀扶着得雪盲战友爬山,后来人越来越多了,便把腰带解下来,接成绳子牵着走。大雪山的气候是娃娃脸,一天变上好几变,中午晒得直冒汗,午后头发上、眉毛上都结成冰,连话也说不利落。就滚下山去,跌进深渊。有一次,一组结着绳子得了雪盲的同志艰难行进中,突然一股狂风刮来,一个同志没有站稳滚下了山,其他人来不及松手,一个接一个,四五个同志都滚下山牺牲了。老乡说翻山要“三子俱全”,就是脚夹子,套在脚上防滑;背夹子,用来背东西;拐耙子,当拐杖用,它有两个用处,走路当拐杖,休息时支撑背夹子。后来的实践证明,这“三子”东西虽小,作用很大,没有这“三子”,有的战士过雪山爬冰坡时,脚下打滑掉进深渊。
红四方面军第三次过草地,一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过草地时扔下的东西,还可以看到一些红军战士的遗体,有的漂浮在沼泽水里,有的曝晒在干草地上,当时掩埋得浅,暴雨冲刷或狂风吹过之后,都裸露出来。当地人烟稀少且多属少数民族,筹粮极为困难,吃饭成了大问题。没粮食就杀一头牦牛,不但要把肉分给部队,连骨头也要砸碎了熬汤喝。牛皮也要分了吃,有的煮烂了吃,没有那么多柴草,就烤一烤吃。牛杀光了,上级明确规定,收容队的马不能杀,首长就把自己骑的马杀了分给大家。牛和马杀光了,就吃皮鞋,有的皮鞋底是生牛皮做的。皮挎包、皮枪带、皮带,凡是能吃的都拿来吃。鞋底烤黄了,在嘴里嚼,就是咽不下去,直想吐。饿得实在不行了,在嘴里有个东西嚼着就不那么难受。虽然有规定,前面的部队要给后面的部队留三分之二的野菜,但三过草地时野菜早就没了,草地水塘里的鱼也没了。我父亲说,最后甚至在前面部队走过后留下的粪便里,寻找没有消化的草籽,洗干净了再吃。
我父亲最难忘的是第一次见到毛主席和周副主席的情景,那是在川西北长征路上,守卫一座红军必经的木桥。旁边有座名叫康麻寺的喇嘛庙,守桥营不少战士吃野菜时掺和吃了有毒的野菜,倒在那里休息。听说红一方面军有支部队要过桥,我父亲当时是营长,赶紧去迎接。迎面就碰上穿着破旧灰军装,满脸浓密的大胡子,拄着木棍风尘仆仆走来的周副主席,后面有牵马的警卫员。周副主席仔细地询问部队粮食的情况,特地交代要照顾好中毒的同志,以后吃野菜要学会挑选。紧接着又走来一位身材魁梧的首长,但显得有些疲劳,头发很长,脸庞比较消瘦,穿着灰色的旧军装也拄着棍子,后面警卫员拉着马匹、还跟着挑子。周副主席介绍这是毛主席。毛主席紧握我父亲的手,关切地询问了部队行军的情况,鼓励大家团结一心、战胜困难,一定能夺取长征的最后胜利,听到了毛主席和周副主席亲切的话语,我父亲只觉得心头热乎乎的,紧跟党中央充满坚定信心、对走完长征的路充满坚定信心。
我父亲还讲到了会师时的花絮。因1929年红4军在长汀制作的八角帽是大八角帽,后来中央红军改成小八角帽,红四方面军不知道中央红军对军帽进行了改进,还是大八角帽。会师时,两支部队八角帽的大小不同,成了最显著的区别。于是,红一方面军亲切地叫红四方面军“大脑壳红军”,而红四方面军则叫红一方面军“小脑壳红军”。大家拥抱在一起欢呼跳跃,满脸的泪水分不清是哭还是在笑。
我父亲是1986年73岁时去世的,战争年代多次负伤对他的身体伤害很大,尤其是三过草地更是留下了无法治愈的疾病。然而他时常对我们几个孩子讲述的长征故事,从小就扎根在记忆的心灵。现在每年,我都要和一些“红二代”们,到红四方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去,凭吊和瞻仰父亲的战友红军先烈。我现在也是爷爷辈的人了,我特别希望年轻的朋友们到红军长征的路上去走一走、看一看,你会真正理解什么是长征精神、什么是新中国、什么是中国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7-11-21 01:29 , Processed in 0.56044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