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67|回复: 0

实话实说(历史):煮酒论英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6 17: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到喝酒,自古就有不少词语形容和描述,如“劝君酒杯满”、“把酒酹滔滔”、“对酒当歌”、“举杯邀明月”、“举杯消愁愁更愁”等等。历史上有不少文人骚客,风流人物与酒的故事,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东汉末期三国演义中,曹操请刘备喝酒“煮酒论英雄”的故事。两人借青梅煮酒,议论天下英雄。
图片1.jpg
1937年5月1日在延安,红四军师以上干部与在红大学习的部分红四方面军干部合影。前排左五为红四军军长陈再道、右一为红四军军政委王宏坤。
父亲他们在红军时期的喝酒虽无法与曹操、刘备相比,却也有历代农民起义将领们特有的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粗犷、豪爽的英雄气概。在父亲王宏坤的回忆中,他与陈再道、许世友等将领的几次喝酒还是够豪气干云的。
1933年11月下旬,国民党四川军阀刘湘用110多个团,20余万人的兵力,对我红四方面军的川陕根据地发起了六路围攻。为了反六路围攻,11月底,方面军总政委陈昌浩从宣汉打电话给时任红四军军长的父亲,让他到西面四军下辖的红十一师去指挥。
当时,红十一师位于达县西南的龙会场一带,地势平坦,人口集中,物产丰富,牲猪很多,所以十一师的物资也很丰富。他们与父亲去前率领的四军十师、十二师所防守的宣汉以东处,物资供应好的没法比。父亲他们在东面时,平时每日能吃到两餐稀饭就不错了,许久没见过肉,沾过荤了,很艰苦。
父亲到了十一师师部,十一师师长陈再道、师政委叶成焕见父亲更瘦了,知道他在东线生活艰苦,再加上有好一阵没见过军长,便备了几个肉菜和一大壶酒招待他。他们边喝、边吃、边聊,一个多时辰就把酒喝光了,那时他们喝酒都是用碗干。因好久没吃过猪肉了,父亲最馋的还是猪肉。一般情况不缺肉时,大家吃的是味道,是肉的香味。但是,父亲太缺肉了,他在回忆中说,他居然一天吃了九斤猪肉才够。这那是品肉味了,简直就是当粮食吃,恨不得把一辈子该吃的肉都吃光了,好像以后再也吃不到猪肉似的。
父亲自己虽然酒足肉饱,但他念念不忘艰苦防守在东线的十师、十二师和军医院的弟兄们,专门嘱咐十一师在物资上要支援一下他们。不久,十一师给东线红四军的部队送去了他们筹措的物资,改善了东线部队的生活。父亲指挥十一师20多天后,又返回了东线。
1934年2月中旬,在反六路围攻的西面防御时,红四军军长的父亲亲自指挥下辖的红十一师在北山场西北面的红灵台、板庙一带防御,当面之敌是四川军阀刘湘的范绍曾部第四师三个旅另一个独立团。红九军一部在父亲他们右翼偏北的大山寨上。
这天下午1时左右,我东北面阵地被敌人集团冲锋突破,进入我阵地三四里,使我山梁西南面防守部队被隔断,处于敌人包围中,十一师三十一团预备队一个营去救援,被打了回来。于是,要求红九军支援,他们派了一个补充营过来,其装备差,大部分是长矛,枪支很少。父亲只好将他们放在指挥所旁助威。眼看形势危急,父亲便派出其战斗力最强的警卫连配合三十一团重新发起反攻。警卫连一百五六十人,都是久经考验的老战士,干部组成,装备优良,清一色的盒子枪、冲锋枪、步枪,每人背一把大刀。警卫连一放出,他们边冲锋,边高声大喊着:“军长下了死命令,非把敌人打退不可,只能前进,不许后退,谁后退杀掉谁!”
在他们的呼喊声中,千余战士拼死扑向敌人,不久,就将深入我军阵地的敌人两个团打垮,俘虏了数百敌人,夺回了阵地。
就在父亲指挥部队刚得手,打得最热闹的时候,红九军副军长兼二十五师师长的许世友从西面打电话来,问父亲:“怎么打得这样凶啊?”
父亲说:“老许呀,敌人马上就会被打下去了。”
“好,好,打得好!打了胜仗有酒喝没有?”许世友一听反击胜利来了酒兴,跟父亲要其起酒来。
这么激烈的战场能保证有饭吃就不错了,哪还有酒哇?父亲回话道:“要酒喝还得去找,你明天来吧!”
第二天,趁着敌人没有行动,父亲在驻地庙垭场特意让炊事员搞了3斤酒,几只鸡,等候许世友的到来。不久,许世友如约来到。他一落座,看到这3斤酒便直呼:“酒太少,不够喝啊!”
图片2.jpg
父亲王宏坤
图片3.jpg
许世友。
“这时候能搞到这些酒就不错了,敌人说不上啥时又要进攻呢?今天先凑合喝吧。”父亲回道。
两人便开始对酒当歌,豪饮起来,拿碗当杯,父亲与他边喝边谈,谈昨天战斗的惊险,分析战局的发展,趁着酒兴频频举碗相碰,互相热情鼓劲,笑谈敌人灰飞烟灭。
许世友尽显他的海量,俩人不知不觉把3斤酒喝得一干二净,他却未过瘾嫌少,无可奈何只好告辞。临走对父亲夸下海口:“下次,到我那里,我们防地什么都有,我请你喝酒,管够!”
1934年9月下旬,红四方面军取得了反六路围攻的胜利。11月中旬,在巴中城与通江城之间的清江渡镇召开了红四方面军军事会议,总结反六路围攻的作战经验,讨论军事训练工作计划,参会人员有各军、师、团级领导。
因清江渡是许世友所在的红九军二十十五师的防区,乘这次会议期间父亲来到此处,他要尽地主之谊请父亲喝酒,算是对上次在庙垭场父亲的回请。
这次,因取得了反六路围攻的大捷,十分高兴,许世友特意准备了鸡、鸭、鹅、鱼,四大盘菜,还有一面盆汤,一大壶加一面盆白酒,足有十多斤,桌上早备好了两个洋铁碗当酒盅,大有不醉不罢休之势。一坐下,许世友豪劲就上来了,首先提出:“这一回胜利了,高兴!咱俩一人一碗轮流干。”
父亲一看这架势,忙说:“不行!你喝两碗,我喝一碗。”
许世友不含糊,应道:“行,就按你说的。”
端起一碗酒咕嘟嘟一下就干完了,接着,端起第二碗,二话不说一口气干完,英雄本色尽显。两人就这样你两碗,我一碗的边干边吃,两三个小时后,桌上备的酒就被他俩全喝光了,真是英雄海量,只剩下不少菜。刚喝完,许世友站起来就往外走,父亲问他:“干啥去?”
许世友答曰:“找水喝去。”
父亲怕他醉了,就跟着他,向总部住处摸去。
红四方面军总部在附近一座楼房的二楼上,红四方面军领导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张国焘正好在里面。父亲随着许世友摸到了屋里,一进屋,许世友就叫:“要喝水!”他顺手拿起一支茶杯又叫道:“这是什么东西?”
许世友的这两声叫,照实把张国焘吓了一跳。他搞不清咋回事,忙对父亲说:“王宏坤同志呀,你们快回去吧!”
父亲见状赶紧拉着许世友就往回走,让警卫员们搀扶着他回到驻地。许世友平时酒量很大,这次却是真醉了。
第二天,父亲问他的公务员:“老许怎么样了?”
答曰:“他还睡着。”
第三天,许世友见到父亲,酒瘾还没够,要求:“我们再喝一次?”
被父亲拒绝了:“会议马上快要结束,得准备回去了。以后再约吧!”
这前两次喝的都是乘兴之酒,但后一次却是喝了个郁闷之酒。
1936年11月22日,红军取得了山城堡战役的大捷。与此同时,红军西路军却还在河西与十万马匪军浴血苦战,前途堪忧。
在此不久的一天,红四方面军红四军军部,许世友背着包着鼓鼓囊囊的被单,进入了窑洞内。
时任红四军军长陈再道见是许世友,起身说:“是老许啊!稀客。”
这是许世友在红军大学学习,乘“红大”即将迁移保安前的空闲,专程来看看父亲、陈再道他们几个乘马老乡和老战友。
许世友原籍湖北省麻城县乘马岗区六乡(后划归河南省新县),与父亲、陈再道、张才千都是乘马岗一个区的老乡(现在乘马岗镇还把他算作是该镇产生的三个上将之一)。
图片4.jpg
陈再道
图片5.jpg
张才千。
时任红四军参谋长张才千边帮着许世友拿下包裹,边问:“这么重,是么子东西?”
“这可是好东西。”许世友说着打开被单,露出了一个大酒坛子。“怎么样?这可是徐海东给的,还是他够意思。”
看见这么一大坛子酒,大家很是稀奇。
“在红大学习没酒喝,给我憋得够呛,这次你们打了胜仗,我可沾沾喜了!”
陈再道笑道:“我知道你为么子来的。”
正说着,时任红四军政委的父亲带着一股寒风进来,三个人迎上去问到:“情况怎么样?”
父亲沉重地摇摇头:“越来越困难,七八万敌军已将他们围在凉州、永昌、山丹。蒋介石刚下了命令,严令二马一个月内消灭西路军。马步芳、马步青正在后方大力抽调部队补充前线。”
陈再道急道:“他们(西路军)别停下来,赶快往西走呀!”
“中央有新指示吗?”张才千紧问道。
父亲郁闷的说:“还是那样,建立根据地,就地坚持独
立打开局面。”
他的回答把大家的话头憋住,说不下去了。
憋了会儿,陈再道忍不住又不解地说道:“咱们的徐总
指挥过去决心那么果断,现在是怎么了?”
许世友也急的接上话茬说:“这关系全军的命运,要是
老子就顾不了那么多,杀开血路只管往前走!”
听他们这么说,父亲也感到很窝囊,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能停哇,真急死人!”张才千跟着说。
“他娘的,太憋屈了,不说了,还是喝酒吧!”
“对、对,喝酒!”大家同声应到。
四个人坐下,每人一碗把酒盛好,菜就是炖的两面盆的土豆、白菜和萝卜。陈再道首先举碗道:“今天这酒是老许带来的,菜是胡宗南给咱们送来的,让咱们难得在这里痛快喝一顿,就尽性来吧!”
“喝一点,意思一下就行了,大家心里有事,容易酒醉。”父亲劝诫道。
因西路军之事,大家心情本就不舒畅,这酒一下肚,哥儿几个的情绪上来了。许世友一碗酒一口干完,一拍桌子叹道:“想当年我十万大军,如今却这般田地,憋气呀!”
“还早哩!等结果吧,”父亲说道。
陈再道也敲着桌子说:“我就不相信咱们的徐老总不能扭转危局?我们跟着他都八年了,哪一次危难时刻不是他拯救的!”
三个人历数了徐老总从鄂豫皖到川陕的那些关键战斗、战役的神勇指挥,使红四方面军由小到大,战无不胜,壮大成长的过程。
父亲由此说道:“徐总的谋划最深远,决心最果断。”
“说得对!”其他三人齐声应道。
“我就是弄不懂,咱们的徐老总现在是怎么了?”许世友用拳头捶着桌子郁闷地说。
酒喝到这份上,大家也顾不得许多了,“酒后吐真言”,纷纷边深情地回顾徐总的功勋,无限的思念和深深地担忧,边放肆地埋怨他们最敬爱神勇的统帅。
“借酒浇愁愁更愁”,席上,许世友撸起衣袖道:“我就搞不懂,一向决心果断的徐老总,如今这么举棋不定,迟疑不决,优柔寡断。”
“这是有原因的。”父亲接道。
“什么原因?”大家急切的问。
陈再道接茬道:“陈政委他有最后决定权啊!”
“恐怕还不在于此。”父亲补充说。
许世友气急的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徐老总应该带着部队走哇!”
父亲说:“那怎么行?我不赞成你的意见。”
“是的,那样不行,应该是上头下命令走才是。”张才千也赞同父亲的看法。
“酒不醉人,人自醉。”酒喝到这份上,许世友则气得一下站起来,不管那些地叫到:“他不下命令也得走,不走,就是徐老总的问题!”当时,他还体会不到徐总那种身不由己的苦衷。
陈再道看他这样说,便站了起来打圆场道:“不能这么说。来来,喝酒!”想转移话题。
许世友手一挥:“喝个屁,老子不喝了!”
父亲见状摆手道:“不喝算了,已经醉了。”
“谁说我醉了?我心里憋屈,今天的酒喝得伤心!”许世友气呼呼的说完,转身离去。
这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酒席只好不欢而散。
这是父亲说过,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许世友曾两次对他说起徐老总和西路军。说起了这次喝酒,及喝酒中,为此的争论。
那个年代西路军的问题是个禁区,只能按一个论调执行,不能摆到桌面上,西路军的许多真相都被掩盖着,西路军与中央的往来电报大家都看不到,不了解。因此,许世友对里面的许多内情并不知晓,出于对他的老领导徐老总的担忧,红四方面军几万情同手足将士的失之至痛,使他对徐老总有了误解,才乘此次喝酒之际,把他的失望与埋怨情绪进行了表露。
关于西路军的由来,失败结束的情况,感兴趣者可参考拜读徐向前元帅的回忆录《历史的回顾》,这里就不做赘述了。
还有一个与酒有关的小故事,1937年下半年在延安的某天,父亲约上他在红军和抗战时期的老部下黄光霞(开国少将)一道下馆子喝酒,黄光霞又叫上了原在红一方面军,后调任红四方面军红三十一军九十三师师参谋长的孙继先(开国中将)同去。孙继先因1935年10月,在红一方面军亲率十七勇士强渡大渡河而一举成名。三个人喝的很开心,酒过三巡,该付款走人时,父亲一摸兜:“糟了!出来时太匆忙没带钱。”顿时很尴尬。
孙继先倒很仗义,笑着说:“没关系,我带钱了。这次我给你先垫上,你欠我个人情。”
“好、好、好,我欠着。”父亲笑了。
以后,大家都上了抗日前线,各奔东西,很难再见上一面。解放后,又不在一地工作,工作忙更不容易见面了,父亲也把此事早忘到脑后。但是,他们当中还有一个人没忘。
图片6.jpg
开国中将孙继先
图片7.jpg
开国少将黄光霞。
到了1966年下半年至1967年文化大革命初期,在全国兴起了毛主席像章热。某天,闲赋在家的孙将军到住在北京火车站附近的黄将军家来串门,跟他提起要一起到海军找父亲要毛主席像章。因他与我父亲原本不在一个方面军,虽然他也曾在红四方面军的红三十一军任过职,但平时交际很少,就是上次一起喝酒算是真正交际了一下吧,所以,他与父亲并不是很熟。而黄将军则是父亲的老下级,与父亲很熟悉,孙将军才为此专程到黄将军家拜访,请他出面。
黄将军一听他是为此而来,笑曰:“王政委(父亲时任海军第二政委)会给你吗?”
“怎么不能?你忘了当年在延安喝酒,他没带钱,是我替他付的,他还欠着我账呢!”
“对对,你不说我倒忘了,是有这回事。”
“他欠了我的人情,俗话说得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不能赖账吧?这次他该还我了。哈哈哈!”孙将军狡黠的笑了
“是得还,好,我这就陪你去,王政委肯定会给像章的。”
黄将军说完便陪着孙将军直奔海军大院。
他们找到父亲,父亲在家里热情地接待了他们。果不其然,父亲立马认账,使二位将军心满意足凯旋而归。一顿30年前的酒钱,30年后换来了毛主席像章,有意思,酒成了他们友谊的纽带。

作于2018年3月12日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8-10-23 12:13 , Processed in 0.61229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